废柴组

大家叫我柴就好。青黄黄青er欢迎来勾搭!!一只被肉塞满的生物,请不要大意的投喂我。其实是文废大家随便看看。😂全职已开小号~本号只发青黄。

【青黄】Boxing, Love and Sex(上)

*地下拳击手青峰x名模黄濑

*清水部分差不多都在这儿啦,下一发 已发~

*打架就随便看看啦,对了锡伯是extragame里面的大汉因为不爽他,让青峰提前揍了他一顿

@田园犬 生日快乐!

 

黄濑凉太将自己遮的严严实实的,大墨镜、鸭舌帽、口罩、低调的黑色羽绒服,所有他平时不会穿的衣服他都穿上了,照着镜子觉得不再会有人认出他来,才敢离开家门。

因为他有一个不能让人知道的秘密。

***

黄濑步入人烟稀少的小巷,深夜中昏黄幽暗的路灯几乎起不到什么照明作用,他熟悉地东走西拐之后,视线中出现了一栋破破烂烂的建筑物,门口有一个戴墨镜的健硕男子。

黄濑什么都没说从口袋中摸索出了一个折射出蓝光的装饰物,却因此被对方隔着墨镜意味深长的打量起来。黄濑装作没有看见这样的眼神,直接收起后进入黑洞洞的门走下楼梯。

长长的通道后连接着一个热闹异常的大厅。

毫无疑问,这里是一个地下拳击场。很显然,才刚刚结束了一场比赛。环顾周围就可以发现各种神情——愁眉苦脸、兴高采烈、战战兢兢……不过这些和黄濑没有什么关系,他找寻那个熟悉又陌生的座位,却被身边的人拉住。

“小哥,不下注吗?”

“不用。”他压低声线冷淡地拒绝。

“没钱的打工仔。”那人小声吐槽了一句就离开了。黄濑并不想理睬,在看过那个人的比赛之后,他就再也没有赌过。因为,他知道那个人一定会赢。


来这里多少次了呢?

地下拳击充斥着疯狂与血腥,但每次看完后甘畅淋漓的快感简直让黄濑释放了挤压在身上已久的压力。这的确是他来这里的初衷,可是——

他从口袋里掏出那个泛着蓝光的装饰物。这是一枚小小的徽章,上面标注着“AO”两个大写字母。黄濑用手指摩擦着凸起,眼前浮现的是那个人在场上仅凭本能如野兽般挥霍自己的才能。

——所以,现在。他已经分不清他是来看青峰大辉这个人,还是来看青峰大辉的比赛了。


四周似乎渐渐安静下来,头顶的灯也随之熄灭。黄濑在这个时间内已经收起了徽章,脱去外套,取下了脸上的墨镜和口罩,微微上调了鸭舌帽的位置,他想要清楚地看见青峰从通道走出来。于是,在擂台灯打开的同时,他的眼睛因为一时的强光而失控,视线却未曾移动过一分。那个被背心勾勒出矫健身形的人终于出现在了他的眼前,在青峰走过他面前的瞬间,他恰到好处地没有错过一丝一毫。

深青色松松垮垮的短裤下,一对笔直的双腿布满流线型的肌肉。黑色的紧身背心下裸露的肌肉带着热身过后的汗液,在光线中折射出好看的古铜色。深邃的五官因暗色的皮肤显得更为突出,靛蓝色的双眸无时无刻不带着自信的光芒。

在青峰扭头的一瞬间他们的视线对上了。黄濑甚至因此感受到了他身上积蓄着的力量,从眼神交汇中得到的爆发般能量似乎就能轻易地将他整个人吞噬。他先一步地移开了视线,而后下意识的摸上自己心脏的位置,侥幸的同时也带着几分后悔。

“大辉君看向我了呢!”

“闭嘴,那是我好吧。”

明明是我才对。听到邻座的姑娘们吵吵闹闹着,黄濑突然就想那么用力地张口反驳,但最终还是忍住了。

可恶啊,明明没有一张那么帅气的脸却有那么多可怕的女性粉丝。

随即意识到自己过分幼稚的黄濑立马就停止了他因此产生的奇怪嫉妒心。他压低帽檐、重新带上口罩的举动无疑透露着想要掩盖羞耻心的想法。


那个人终于走上擂台了,这个座位让黄濑第一次离开擂台那么近。仰起头来看到的是他的高大有力的背影。

说什么最近的位置,看到的还只不过是你的背部。

黄濑撇着嘴表示着自己的不满意,同时在心底又略微庆幸他不用面对那双极具侵略性的眼神。

但是,就算背对着也很帅气。

心里有另外一个声音不情愿地承认着。黄濑仔细地看着对方,用他自己所不知道的炽热盯视着。于是,在青峰大辉转过头来的那一瞬他们的眼神再次对上。

强迫自己不再逃避的黄濑终于被那双眼睛完完整整地掠夺了过去,他觉得他读懂了对方眼睛中的所有意义却又似是而非。

“答案。”青峰拟了个口形后,不再用眼神逼迫黄濑,转过身专心地准备最后几分钟的热身。而金发青年则在那一瞬间,全身的热度爆发般地全集中在了脸上,所幸有口罩的遮掩让人看不出异常。

一周前两人的见面回忆如潮水般地向他涌过来。


“黄濑,和我交往。”丝毫没有任何准备,青峰就在吃饭的间隙随口说道,仿佛他只是在说一件平常不过的事。

黄濑不记得他当时的表情是怎样的了,因为他的脑海中一片空白。

“我喜欢你,黄濑。”青峰不管不顾地直视着黄濑继续说道。

“小青峰,我……”不是没有被男性告白过的经验,黄濑原以为他可以说出明确拒绝的话,但是对着那双带着热度的深色双眸,一时间什么都反应不过来。

“不用现在回答我。”青峰放下手头的筷子,继续说道,“你的脑子现在根本一片空白。”

“说实话,只要遇上我的事情,你的大脑能正常思考吗?”

“我没有……”几乎是下意识地就张口反驳的黄濑却因为对方认真的眼神,而显得底气不足起来。

青峰这时从口袋里掏出一个蓝色硬币似的小玩意儿,递给黄濑。

“下周我有比赛,拿这个就可以看。”

接过徽章的黄濑,看到了青峰汗湿的掌心。突然觉得,原来这个人也是会紧张的。

“说好了,这个徽章我只给你一个人。座位你知道的——是那个你问起我为什么要空着的位置。”

……

至于拿到徽章后的记忆,黄濑有些模糊不清了,他们那天吃了点什么,聊了点什么真的一点印象也没有了。唯独只记得最后道别时,青峰背对着他说道:“千万别错过下次的特等席。”暴露在空气中、微黑的肤色遮不住的泛红耳朵,透露着那人的不确定,“记得那个时候告诉我答案。”


现在已经是“那个时候”了。黄濑用手遮住整张脸,后知后觉地万分紧张起来。他明明是想好要拒绝青峰的,但是他现在无法确定——因为当他一见到那个人,他似乎什么都说不出口了。

当黄濑沉浸在自己的小世界的时候,对面的选手已经上台了。周围响起了低低的议论声,黄濑因此抬头看了一眼——这次的对手竟然是一个外国人。他的皮肤是天然的黑色,头发与之对比般地染成了银色。但看长相而言,几乎已经可以用凶恶形容了,厚厚的嘴唇上带着显眼的唇环,两边的耳朵上打了不下三排耳洞。加之超过两米的身高以及堆在身上的肌肉,一看到就让人觉得有种强大的压迫感。从体重数量级来说,对比青峰就大出了一个型号,这不禁让黄濑为他有些担心。但当他看到青峰依旧淡定地做着热身运动的样子时,他就释然了,因为他对他有一种盲目的信任。

“各位先生们、女士们,大家晚上好。今天,我们请到了一个跨越彼岸、来自美国的挑战者——贾森锡伯。”锡伯挥手示意,却没有得到多大的肯定,但在他凶恶威胁般地扫视了一圈后,场下响起了一片稀稀拉拉的掌声。他脱去遮在上半身的外套,露出在黄濑看来毫无美感的、仅仅只是堆积在一起的肌肉。

“而站在我右边的,依旧是我们的擂主青峰大辉。”

相比之下,大家对青峰的掌声简直可以用雷鸣形容。青峰甚至没有过多的朝场下示意,只像个王者般地举起一只手后,观众席便传出整齐的“あお”,放下时欢呼便随之落下。

待到两人站到场中时,所有人紧张地期待主持人的示意。

“大家期待已久的比赛,终于要开始了。所以——Game Start!”随着主持人的挥手后,四周的空气也随之凝结。


场上的两人僵持着谁也没有冲动。两个人都是格斗的行家,深知“先手必输”的道理。

——率先打破局面的是青峰,这倒是让人有些出乎意料。他的拳速一如往常般的迅猛、直奔要害,却不料对方的反应本能更胜一筹,不仅躲过了攻击,还瞄准了青峰的空档。拳头虽然没有打中要害,力道也是不小。青峰吃痛地倒退了几步,但立马做回了防御的姿势。

他有些小看这个黑胖子了。

青峰本以为那么大的身形动作一定不会那么灵活,但从刚才的一个回合来看,黑胖不止有力量,在速度上甚至比自己还快。

眼下黑胖已蓄势待发,做好一切攻击的打算。青峰毫无畏惧地作了一个挑衅的姿势,对方的拳头随之而上。

对方的拳速与力量确实高他一等,让躲避的青峰有些吃力。拳头已经渐渐地开始落到青峰的身上,甚至,一个不注意,他的右脸被狠狠地伤了一下。重心不稳的青峰被这一拳打到擂台边的松紧带上。

黑胖因为这一手显得非常得意,并未追击而是停留在原地等待青峰的反击。

糟糕,真是糟糕啊。

青峰站稳后,用手抹去嘴角的血痕。身上的伤痕隐隐作痛,他却为此兴奋不已。好久没有遇见这样的对手了,他全身的血液因此沸腾叫嚣着。


黄濑看见那个人斜靠在松紧带上,依旧是那样漂亮的背影却第一次显得有些狼狈。黄濑清楚地记得青峰硬生生地吃了对方9个拳头:8个身上,1个脸上。很难想象青峰到底有多疼,他咬着嘴唇恨不得自己能为他分担一分痛苦。

——但是他还是相信他不会输,即使是在这种场面下。然后,他看到的是青峰重新挺直腰板,振奋上前的身影。

他的攻击很快,但可惜对方更快。拳头没有一次打中对方,甚至对手的躲避显得有些游刃有余。但就在那一个瞬间,青峰使出了一个回旋踢,重重地踢在了他的腰上。

锡伯因此发出一阵痛苦的呻吟,但很快地反应过来捉住青峰的腿不让他能动分毫,殊不知这样的举动让他的头部出现了空档。于是,青峰给了他一个爽快的上勾拳,锡伯因此倒地。乘胜追击的青峰骑在了锡伯的身上,痛痛快快地给他的脸上了好几拳,直到对方昏迷不醒。

青峰漂亮的回击短短地不过发生在五分钟之内,观众被这一系列的动作有些晃神,连带着一边的主持人都有点傻愣,还是青峰走上前拍了一下他的肩,才让他清醒了过来。

他有些恍惚地走上擂台,举起青峰的手,宣布道:“本场比赛的获胜者依旧是我们的王者青峰大辉。”

场面上因此响起疯狂的欢呼声,再次整齐划一地喊出“あお”的名号。随着擂台灯光的关闭,青峰也可以退场了。四周一片漆黑却依旧还回响着掌声与欢呼,黄濑还沉浸在刚才的胜利中,耳朵边上突然传来一个熟悉的声音。

“后台,我的房间。”

呼出的气息让黄濑的右耳简直要烧了起来,他不敢相信的是小青峰可以如此大胆地靠他那么近说话。虽然四周黑灯瞎火,但黄濑做贼心虚地打量起周围的观众们。意识到没有什么问题后,他戴上墨镜拿上外套,在大厅灯还未全部亮起的同时,偷偷地溜了出去朝那个熟悉的房间走去。


-tbc-

评论(38)

热度(1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