废柴组

大家叫我柴就好。青黄黄青er欢迎来勾搭!!一只被肉塞满的生物,请不要大意的投喂我。其实是文废大家随便看看。😂全职已开小号~本号只发青黄。

【青黄】Surprise

Sorrow is Followed by Surprise.

愿所有遇到不开心事情的你们,会有不一样的惊喜。



Los Angeles, 20xx/05/01 Fri. 16:45.

「小青峰,我通过预选了O(≧▽≦)O」13:30

「好开心好开心好开心(❁´◡`❁)*✲゚*」13:30

「小青峰在洛杉矶也要加油୧(๑•̀⌄•́๑)૭」13:31

训练结束后,青峰查看手机,发现了三条来自“+33”开头的陌生号码发来的短信。

青峰清楚的知道这几条短信的称呼只会来自于黄濑凉太,即使这是他们近一年半后的第一次联系。

 

尴尬约莫是从前年的帝光聚会开始的,起因很简单——就是两个人醉酒之后不小心接了吻,还是那种激情四射、香艳火辣的舌吻。虽然有一定酒精壮胆的成分,但那个吻的大半是来自于青峰的故意。

他不得不承认就是因为这个吻,他才确信了原来他喜欢这个凭着一张漂亮脸蛋就能当上人气模特、追着他用近乎撒娇的语气嚷嚷着1on1、嘴上说着“不在憧憬你”却天天念叨着“小青峰好帅”的同性朋友。虽然不知道自己的感情是从什么时候开始变质的,但在感情上一向都十分果决地的青峰立马决定处理这场意外到来的恋情。

可就在他那次准备告白的见面,黄濑先说出口的是他人生中的一个重大决定:“小青峰,我明年要去法国了。虽然不如你的篮球梦那么远大,但我也算是有个目标啦!” 

于是,即将说出的告白就变成了询问他什么时候出发,以及祝他成功之类的客套话。那场醉酒的意外似乎对黄濑一点影响也没有,青峰虽多次有机会出口询问,但这些与他的目标相比实在不值一提。联想起这份奇怪的表白还有可能破坏他目前对未来的期待,青峰的表现就显得更为沉闷起来。

这也是两个人在日本的最后一次见面了,显然算不上什么愉快。

青峰在这之后,还独自一人喝了好几次闷酒,他不知道为什么他的当机立断在黄濑面前全然消失不见——几次提起电话想约出黄濑的计划都以失败告终。

他从五月那里得知黄濑飞往巴黎的航班,但最后也没有成为送行团的一员。

倒是黄濑在起飞前给他发了一条短信——

「小青峰,即使我在法国也会一样骚扰你的!」

 

可是,这句话也仅仅如此罢了,而时隔一年半后的第一次联系竟然是那么没头没脑。但这足以让青峰想要回复短信的手指僵硬起来。

「祝贺你」16:57

虽然有一大堆想要问出口的话,青峰还是选择了最简洁的回复方式。

时至今日,青峰才发现他对黄濑的喜欢居然出乎意料的认真。因为就算是隔了一年半,只是短短的几句短信竟然可以让他那么高兴。

于是,他开始勤快地利用训练以外的时间查看自己的手机,连他的队友们都开始嘲笑他是不是交了女朋友,而在周四的下午他如愿的看到了新的信息,但是——

「小青峰,我还是失败了。」14:43

「这其实是我第五次失败了。」14:44

「其实我有点不知道怎么撑下去了。」14:44

「这里的生活真的好枯燥乏味,我好想见到你们,好想回家。」14:45

最后一条短信距离前面几条,时间间隔很长,似乎是条正面的回复。

「小青峰~你别看我上面那些短信啦,我没事,会继续加油的٩(๑´0`๑)۶」16:30

最后一条短信的时间是在巴黎的深夜一点半,现在已近那边的两点,但他半点还是没有犹豫的拨出了这个国际长途。

电话如预想般的没有接通,转成了留言模式,青峰只说了一句“给我回电话”后便放下了手机。有些话只有亲口说才来的诚实可靠,黄濑说的“没有事”在他看来并非如此。

 

Los Angeles, 20xx/05/07 Thu. 23:30.

现在已接近深夜,青峰洗完澡后躺在床上,盯着他的手机屏幕发呆。高强度的训练本让青峰在每天十点就能带着困意很快进入梦乡,但在今天他却毫无困意,他在等一个重要的电话。

23:58分的时候他的手机终于震动起来,是的,他终于——

“小青峰,好久没联系啦~”电话里的声音有些沙哑,但听上去精神倒是不错。

“嗯。”

接下来两人都没有说话,一时间有些尴尬,电话中传来的只是对方交错的呼吸声。

“小青峰明明是你让我回电话的你怎么什么都不说啊!再说了,越洋电话很贵的啦!”他的语气似乎比刚打来的时候更加的轻快。

“黄濑,回去也没有关系。”

对方似乎因为这句话一下子愣住了,长长的静默过后,才带着鼻音状似平静地回答:“小青峰你在说什么呀,我已经全好啦,还有很多别的机会呢。”

“黄濑,虽然我不算会看人,但你知道吗?你的确是一个拙劣的演员。”青峰接着说道,“所以在我的面前你不必勉强。”

“小青峰,你在说什么啊。我好歹也是个和你差不多高的大男人,勉强什么的……”这时候的黄濑,语气已有些不稳。

“嗯,我知道,刚出来的时候我也是很累,语言的沟通障碍让我甚至都没办法——”

“小青峰你懂什么!你的篮球天分没有语言也足够了!可是我在这里,除了学习,还要为了小型的时装秀不停的从这个城市跑到另个城市,对那些各种场合的服装设计师、赞助商低头哈腰,大型的服装秀每一个都失之交臂,我……”他那些心酸的经历如同子弹一样嘭嘭嘭地射向电话的另一头,最后的一句话被他的一个抽噎打断了。

“黄濑,继续说下去。”

黄濑吸了吸鼻涕,带着哭腔接着控诉:“为什么我的努力和收获不成正比!就因为他们种族的优势吗,我到底是哪一点比……”最后黄濑甚至都无法好好的说出一句话,他的泪水似乎都能穿透电话传到大洋彼岸的青峰这头。

而在这个时候,青峰突然下定了一个决心,他从床上爬起来,打开了好久不用的笔记本电脑:“黄濑,告诉我你现在的地址。”

“诶,什么?”

“发短信给我。”

“小……小青峰你要干什么?”黄濑因对方突如其来的问题连哭泣都忘了。

“没干什么,发给我就是了。”青峰没有正面回答,“还有什么不高兴的吗?一起告诉我。”

“你……”黄濑几乎被他这个回答气笑了,“小青峰你有好好听我说话吗,你到底有没有安慰过别人?几任女朋友和你分手该不会也是这个原因吧!”

“哦,看来你没什么事了,那我先挂了。”

“诶,小青峰你——”

青峰迅速的挂了电话,因为他看到了明天清晨飞往巴黎的机票,他甚至连价钱都没看清楚就已经用信用卡付了钱。也不知道是不是巧合,差一点去欧洲旅游的签证在这个时候竟然派上了用场。

他随意地拿了几条内裤与汗衫就算打发好了随身行李,接着发了短信给他的教练请了明天的假,最后设定好闹钟后,躺在床上进行一个短眠。

 

Paris, 20xx/05/08 Sat. 08:32.

经过十几个小时长途飞行的青峰终于在清晨到达了黄濑的公寓门口。他住的地方并非是巴黎的中心位置,让青峰被出租车的司机左绕右绕地转了近两个小时才找对了地方。

时间稍微有些早,黄濑可能还没睡醒。青峰站在门口犹豫了一小会儿还是没有敲门。他知道黄濑有个生活的小习惯——门口的第二个花盆下面往往有个暗格。他熟门熟路地蹲下身,小心地搬离了花盆,果不其然地发现了备份钥匙。

他轻手轻脚地将这些回归原位后,打开了公寓的门。

这个公寓并不大,走进玄关之后,就几乎能看清整个公寓的格局。那个他所熟悉的金发青年正蜷缩在沙发之上,电视机打开着没有关掉,四周显得有些凌乱,沙发的面前的台几上放着几碗吃过剩下的方便面。青峰将包放在一边、脱掉鞋子悄悄地坐在沙发边上。

瘦了。他仔细观察着黄濑,发现他从薄毯中露出的锁骨甚至有些突兀,整个人虽然身高还摆在那里,但在被风吹起的窗帘或明或暗地光线投射下,平添了几分异样的脆弱感。他并没有睡得十分安稳,仅凭细微地皱着的眉头与眼窝下方的两团阴影就能明显地看出他最近的睡眠不足。

青峰看着他就觉得心脏传来轻微的疼痛——果然他还是在勉强自己。青峰的手不受控制了摸上那颗金色的脑袋,他突然很想抱紧眼前这个人,在他耳边说没关系,你不用那么努力也可以,但他还不想吵醒他。

“唔,小青峰?”

面前人还是睁开了双眼,他有些迷蒙,让青峰一时间有些不知所措。

“我又梦到你了吗?”他半爬起来,突然抱住青峰。

“今天的小青峰好暖和。”他那么说着眼泪就流了下来,“我好想见你啊,可是我再不追赶,就真的再也追不上了你了呢。”

“黄濑,你没有做梦。”

青峰直起身体仰视着在沙发上的黄濑,他伸手抹去黄濑的泪水,对方因为震惊一时间无法动弹。

“黄濑,你不必追赶我。”

他将黄濑的手按在自己的胸膛上。

“你听,我心脏的声音。”伴随着他的话语,他的心跳声越发的猛烈起来,“我喜欢你。”

“小青峰,真的是你吗?”

“是我。”

“小青峰是在对我表白吗?”

“我是。”

面前的青年还是显得有些难以置信,他开始重复无数个“小青峰”,他的泪水像是溃了堤般争先恐后断地从眼角涌了出来。他激动地从沙发上无意识地滚了下来,却恰如其分地被青峰牢牢地用双手接住。

“我一直都在,黄濑。”青峰用双唇温柔地亲吻黄濑的额头,用舌尖接住那不断滚落下来的液体,安抚着他的情绪。

当黄濑稍稍平稳后,他毫无预兆地咬上了自己的手臂,力气大的连青峰都没办法阻止,直到他觉得痛的出血眼角重新泛着泪花才停了下来。

“小青峰你原来真的是真的。”

这句拗口的话让青峰有些无奈地不知道怎么回答,他把黄濑重新安置回沙发上,在四周想找些纸巾擦去这伤口上的血,却被黄濑拦住。

“不准走,伤口让它去。”此时的黄濑口气霸道得好像刚才哭的并不是他本人,可惜脸上还残留着哭过的痕迹,显得有些不伦不类起来。

但在青峰的眼里,这样的黄濑也是有点可爱的,明明现在才意识到刚才表现的羞耻心,却死命地在脸上显现出不在乎的神色。他站起身来,有些好笑的蹂躏起黄濑柔软的头发。

“快起来,我们出去买点吃的。”

“喂,这时候难道不应该是做给我或者买给吃吗?”

“黄濑。”饶是本来想宠着黄濑的青峰这个时候听到这种命令式的要求有点火大起来,“我来这里你怎么都不说声谢谢!”

然后,那个金发青年突然地站在了他的面前,漂亮的琥珀色眼睛里倒影着满满的自己,感受到自己嘴唇突然印上一个柔软的触感,却是一触即离:“谢谢你,小青峰。”

在他还没有回过神的时候,黄濑已经拿好衣服,在浴室的门口大声说道:“小青峰,我同意你和我交往了!”

等到浴室的水声响起,青峰才靠着墙傻笑起来。

 

Los Angeles, 20xx/05/18 Mon. 16:50.

「小青峰,这次真的是好消息~φ(゜▽゜*)♪」14:20

「上次说的那个秀我竟然通过啦,而且还是第一个♪(^∇^*)」14:20

回到了洛杉矶的青峰还是照例地过着单一的训练生活,但不同的是,这一次他的身边有一个人和他一样那么努力,而且在今天,他终于成功了。青峰扬起嘴角,直接拨出了那个号码,他知道对方在等着他的亲口恭喜。

 

 -The End-

 

后记:

哇哦,终于写完了,而且也算是赶上68啦~

太感谢看到这里的每一个你,这一篇呢,稍显枯燥粗糙,毕竟是半贴合了我的留学生活。只可惜我不是青峰也不是黄濑。

原来的故事是这样的:

我的好友A在澳洲突然说自己谈了朋友,她那个时候真的是带着惊喜在qq上面絮絮叨叨地跟我说了好多,我的心情其实有些复杂——半是欣喜地知道她有个照顾的人了,半是有些难过是不是会因此少了联系。但是在一周之后,她突然给我发了信息说“我分手了”,但有些话唠的她这次就说了一句话,这实在有点让人担心。好在第二天她给我打了个电话详细了说了这个事情发生的经过。我那时候就感觉到我的口拙无力,没办法好好安慰她,倒是在那天晚上突然想写这样一个故事。

嗯,最后还是没让黄濑失恋,毕竟以他的个性失恋是很困难的事吧。然后我把故事中塑造的几个短信发给我另外个好友B看,她吐槽黄濑的经历明明是我学业上经历的痛苦——

所以,这个时候我有些不好说,里面的青峰是带着“我”的感情色彩,还是黄濑带着“我”的生活经历了吧。

最后的最后,我还是想说——

愿所有遇到不开心事情的你们,会有不一样的惊喜!

还有,68节快乐!


 


评论(21)

热度(6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