废柴组

大家叫我柴就好。青黄黄青er欢迎来勾搭!!一只被肉塞满的生物,请不要大意的投喂我。其实是文废大家随便看看。😂全职已开小号~本号只发青黄。

【青黄】MAD AOKI 01

*背景设定和疯狂的麦克斯设定几乎一模一样,写出来了之后才发现orz。总之是,疯狂的麦克斯的 paro

*其实有点想加入gangsta的黄昏种设定,看我之后怎么写吧

*这两部没看过也没关系,只是借用了设定

*嗯是小鹿点的梗 @chara鹿 说是残疾梗但是这里留个悬念,因为青黄看上去完全没问题嘛,不过说到gangsta了小鹿应该你知道了吧ww放心梗会出来但是一定不会雷,我舍不得【亲妈】

*应该会不长吧……我要写帅气逼人的青黄!

*故事的视角略奇怪,请看


 

我要讲一个故事,或许会是一个很长的故事。

 

故事的主角是两个青年,他们不属于第八区,他们不属于任何区域,但是他们属于彼此。

 

在50年前,我还是一个才不过十岁的小姑娘,什么都不懂。但我也知道,就是在那个时候原本适合居住的地方被第三次世界大战破坏了。核武器的辐射大肆侵染四周,科学技术的延续也几乎走到了尽头。国与国的界限模糊不清,新的划分几乎已被默认:从一区到十三区,从适合到不适合生存。

 

我不知道别的区域是怎么样的,只因为我生活在第八区。大片的沙漠望不到尽头,每过几天就会有一次恶劣的天气侵袭我们,或许是沙城暴或许是飓风……我只记得我的母亲总是把我牢牢地抱在怀里,生怕我会被这一切波及。起初的时候,我生活的地方还存有一点水源,但是渐渐地随着聚集的人越来越多,资源迟早有一天会消耗干净。

 

我的父亲不知道从哪里找到的、尚未报废的机动车,后备箱中放着大油桶和以前偷偷攒起来的水,对着我和母亲说我们走,逃离第八区往上面的地方去。

 

但是,我们失败了。

 

是的,我的父亲被那个叫铃木八郎的科学变态杀了,我的母亲被他的手下强奸后不知丢到了哪里。而我,则被他带回了基地。那个时候我才知道我们这里是第八区的意义,这里的世界与外面完全不一样,铜墙铁壁的内部让我联想起小时候住的公寓——装有透明玻璃的电梯、随意走动的机械人(尽管有些简陋)、全自动化装有摄像头的大门,遗落的科技竟让这里恍若展览馆一般新奇有趣。我恨这个独裁者,但不得不否认的是,他让我见识到了层层墙壁包围之下的真正绿洲,他给了我新鲜的空气、好吃的、可以穿的、避免我的皮肤因为沙子的摩擦会变得粗糙不堪。恐怕,他所占领的湿地,是八区唯一一个适合生存的湿地。

 

我和来这个基地的姑娘们一起恨着他、怕着他,直到战战兢兢地长到了十五岁。我知道,在未来的一年里,我将要和比我大的美丽姑娘们一样,变成他繁衍后代的工具。我天天对着上天祈祷指望有人来结束这样没有盼头的日期,虽然我知道几乎每过几天就会有人闯进基地,但他们从未成功。

 

而这一天,我的拯救就那么突如其来地却又意料之中的到来了——

 

警戒的铃声又惯例地响了起来,要说不一样的地方就是今天的警报竟然是因为越狱。我亲眼目睹过这里的牢笼因非同一般的科技是多么严实,心脏因为这个情报而有些夸张地加快跳动起来。

 

在我期待地看着大门的时候,左侧的墙壁传来难听的摩擦声,随后倒了下来发出巨大的声响,有几个年纪还小的姑娘吓得缩在角落里不敢出来。可是我不怕,我知道他们是从外面来的。

 

由破碎的墙进入的是两个高大的年轻男人。他们的手上拿着凭机械部件临时组装、粗制滥造的武器,衣物也破破烂烂的,脸上沾了些灰尘有些脏兮兮,身上有几条不浅的划痕,但他们的确是我见到过的最帅的男人。皮肤微黑的那个青年稍高稍壮一些,靛青色短发,五官立体深刻,上吊的眼角显得有些凶狠。另一个则是有着截然相反的白皙肤色,有着相仿发型的金发却较为柔软,他的长相俊美,十分符合以前电视上“明星”的定义,琥珀色眸子上方的上翘眼睫毛格外突出,他似乎注意到了我的视线,对我挑了挑眉。奇怪的是,我觉得这个人给我的感觉更为冷漠,他虽然观察着我们这些俘虏们,但显然一点兴趣也没有。

 

黑皮青年“啧”了一声,打量了四周一圈,暗暗地说了句“麻烦”。他一副走错了的样子,就有原路返回的打算,不过金发青年拉住了他,往另一边的墙走过去,他轻轻敲了敲墙似乎发现了什么,看向他的同伴。奇怪的是,他们之间没有任何语言交流,但仅凭一个眼神就能知道对方在想什么。黑皮青年一把拿起手上的武器——原来这是把激光枪——这面墙也破了一个洞。

 

看着他们就要离开的身影,我着急地追了上去。虽然我不知道前面等着我的是什么,但我知道这可能是我仅有的一次机会。于是,我大声说道“我要跟你们一起走”。走在前面的黑皮青年完全没有理睬我继续大步往前,倒是那个金发的回过头来看了我一眼,但是他什么也没有说,似乎是默许。

 

周围的姑娘们拉着我劝着不想让我离开——她们说外面的世界空气糟糕、环境污染、没有水源,但我说那个世界才属于我,我要到外面去。

 

他们两个没有特意等我,我需要一路小跑才能跟上他们的步伐。这堵墙的背后是我从来没见到的一条长长的通道。一路上的枪林弹雨自不必说,我记得我身上也被子弹、激光擦过,应该很疼,但那个时候我太过兴奋了,兴奋得什么也感觉不到。

 

距离门口仅有一点距离的时候,基地的成员们突然鬼魅一般地出现在了我们的身后。我离开那二人尚有一丝距离,眼看就要被一个喽啰掳走,我也不知道哪里来的力气,随便捡起了地上一个尖锐的东西就往他眼睛里戳,解决了这个,却没看到身后又多了一个人。这时候,一颗子弹在我的耳边飞过,拯救了我——原来是那个黑皮青年。他手里的机械不知何时起已换了个头,变成了一把长枪。他的表情还是有些不耐烦,但是我却觉得他并非他看上去的那么冷漠。我向他道了谢,他点点头慢慢地走在了我的后面。

 

金发青年往黑皮看了一眼,嘴角带上揶揄的微笑。他的视线这会儿移向了我,倒是露出了一个鼓励的微笑,对我竖了竖拇指称赞我刚才的表现。然后,往前的脚步突然加快。在我后面的黑皮青年第一次开口说话,是我听得懂的语言,但有种奇怪的口音,似乎是在督促我:“加快步伐,我们就快出去了。”

 

我没有回头,只是大力地点头,加快自己跑步的速度。他们两人一前一后的把我保护在中间,四周的子弹依旧乱飞,但我很安心——即使在这一刻,我还不知道他们的名字,也不知道他们从哪里来,但他们的存在我听得到、看得到、感受的到。

 


***

题外话:

我要安利大家 疯狂的麦克斯3 这部片子,b站有高清呀!安利吃不吃,我简直用青黄在卖安利orz



评论(12)

热度(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