废柴组

大家叫我柴就好。青黄黄青er欢迎来勾搭!!一只被肉塞满的生物,请不要大意的投喂我。其实是文废大家随便看看。😂全职已开小号~本号只发青黄。

【青黄】Cigarette Kiss

亲吻,不算西装,西装有空会写别哒

*延续上次的设定,请点:Lemon And Cigarette

*哦,惯例的迟到,抱歉抱歉真的有事【。】

*擦摩托赛车手和西装试衣间play都想写呀【本来就是我点的梗】,等我有空丢个脑洞上来吧

*还有火车呀!动荡的车间的厕所中两个人慌乱过的来一发。或者是互相暗恋的梗?上下铺偷偷的躲在被子里面撸一发。然后互相表白的故事,为什么这次的梗都那么好呀!

 

黄濑凉太发现自己的烟似乎在他不知道的时候就消失不见了。明明在前天他还记得他这件西装外套口袋里还存有近满的烟盒。可是,现在烟盒里的烟只剩下两三根了。

 

真是奇怪。这种带有柠檬味道的香烟只有他会喜欢。给他几个好哥们抽过,他们甚至还嘲笑黄濑竟然抽这种女士烟——虽然算不上是。

 

到底去哪儿了呢?他摸索着全身上下所有的口袋,还是失望地没发现一根。于是,只能从仅存的几根中掏出了一根烟叼着。一会儿又得去B组那里,这口烟他得慢慢来。

 

他照常用食指与中指夹住烟,并不着急地用打火机点燃,而是先缓缓地吸了一口——虽然明明没有什么味道,但好似有烟香缭绕。他有些疲倦地沿着墙壁蹲坐下来,看了看手中的表。

 

——光滑的表面突然折射出后方有个他熟悉的身影。黄濑顿了一下,装作再看时间的样子,往可以看清的角度把了把。背后的墙角有一个穿着制服的高大学生,他的肤色偏黑,深蓝色的头发剪得很精神。

 

黄濑的内心突地“咯噔”一下,他希望他所看见的身影并不是他所熟悉的那个少年。——说起来,他们也挺久没有正式见过面了,组里的人说他到了比较远的地方读高中。他又看了看表面,觉得这个身高比例不太像,但还是下决心做次侦探。

 

点上烟,吸了一口,然后拿出烟盒,把烟放在上面,整理衣冠,随即离开。这是他一贯的做法。但是在今天,他走到了这个弄堂的一个旮旯里,悄悄地躲在暗处观察。

 

过了一会儿,又似乎很久,那个少年终于走了出来——那一瞬间的黄濑差点发出声音。

 

是小青峰,没有错。

 

黄濑有点认不出这样的青峰大辉了。这是他第一次看到这样的青峰,他的表情带着黄濑不太懂的深沉。青峰迅速地从地上拿起那支尚未熄灭的烟,然后就这样靠着墙头,伸出猩红的舌尖绕着烟尾抚弄了一圈,动作充满着少年人不该有的色气,眼神却异常地执着认真。他终于做了一个吸烟的动作,缓慢而冗长,随后用手指夹住烟懒散地垂下。他的下巴扬了起来,露出尚显青涩却有力的脖颈,以这个姿态停留了很久,才换换地吐出烟圈,随着这样的动作他的喉头也跟着往上动了起来,充满了颓废的性感。

 

这幕简直让黄濑看呆了——这个少年真的是那个以前爱跟在他屁股后面的小鬼吗?是那个陪着他打篮球就会露出天真烂漫笑脸的小孩吗?是那个逗弄他能够别扭脸红的少年吗?

 

他怎么能该死地觉得他性感。黄濑对产生这些想法的自己感到有些生气。小青峰看这个样子已经偷偷地吸过很多次烟了吧,他现在才十六……哦,不十七岁吧。

 

作为一个长辈,黄濑理所应当地想要从墙角出来、呵斥他、收走他手上的烟。但是他有点害怕,不知道是为了自己羞愧的想法,还是因为青峰那双盯着烟而显得异常执着的眼神。

 

犹豫间,一只他时常关心的野猫将他的节奏完全打乱,它咬着他的裤脚,明显地暴露了他所在的地方。他只得硬着头皮走出来,换上正经严肃的表情道:“小青峰,你快放下手中的烟。等你到十八岁我不管你,可是你才刚满十七岁!”

 

青峰失措般地立马低下头来,深深地再次享受了一口烟,把它丢在地上。等到在抬起头来的时候,他的眼神似乎决定了一件事。他从角落快步走向黄濑,步步紧逼地把他压向墙边。

 

黄濑这才发现这个少年不知什么时候起,已经和他有差不多的身高,甚至需要他略微抬头才能和他的眼睛平视。他的身上带着他所熟悉的烟味,身上甚至还带着些烟灰,明明眼神中隐藏着细微地紧张,表情却充满着压迫力,他似乎想要豁出去做一件事。

 

于是,在还没等黄濑反应过来的时候,他的嘴唇已经被对方牢牢地捕获住,毫无技巧般的吸允啃咬。青峰的呼吸带着他异常熟悉的柠檬清香,却载满霸道、混合浓重的烟草味让人眩晕。他张口想要呵斥阻止,却事与愿违地被他入侵。这一定是这个少年人的初次接吻,明明毫无章法、甚至可以用粗暴形容,但这样的新奇感让黄濑无法拒绝。

 

理智还是让黄濑努力地推开对方,却根本没有办法移动分毫。他在内心叹了一口气,以相反的方式——用唇舌安抚起了对方的横冲直撞,很快地就结束了这场奇怪的闹剧。

 

青峰的呼吸声这下有些急促,到底是头一次的吻,连呼吸都忘了。

 

“小青峰,你——”黄濑本意想要询问,但许是青峰太过认真的眼神让他什么话也没问出来,他只得道,“反正不管怎么样,你现在不能吸烟。”

 

“你帮我戒。”

 

“我?”

 

“对。”青峰平复了呼吸,再次用嘴与对方相贴,但这次他却没有进攻,只是轻轻地吸了一口,马上离开,“你的嘴里有我爱的烟味,所以必须你帮我戒。”

 

“不……”这句话又被青峰的第三次吻给打断了。青峰简直无师自通,在这一次他的动作显得有余裕、有技巧的多。但在黄濑看来到底还是有些稚嫩,他推开了青峰,往左边移了一小步。

 

他皱着眉烦恼地看着青峰:“小青峰,我是为你好。你听我这回,别闹了。”

 

青峰突然自信地笑了起来,他从口袋中掏出黄濑熟悉的烟。用嘴夹住,拿出另一边的打火机就想点燃,却被黄濑一个手打掉。

 

“黄濑,有本事你就跟着我上学。”他拿出烟盒,里面的烟似乎正是黄濑找不到的数目,“或者是,按照我想来的方式让我戒烟。”

 

“我……”

 

两个选项,无论哪一个对于黄濑来说,都是陷阱。但是,他有点被迷惑了——或许是青峰不该有的烟草味,或许是他炙热温度般的嘴唇,也或许是……

 

 

 

-The End-


评论(8)

热度(5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