废柴组

大家叫我柴就好。青黄黄青er欢迎来勾搭!!一只被肉塞满的生物,请不要大意的投喂我。其实是文废大家随便看看。😂全职已开小号~本号只发青黄。

[青黄]不熟

啊啊啊啊既然是我的生日贺文我就大胆放心的转发啦!青峰好酷啊,这种年上的感觉黄濑简直要被秒杀了(不,其实是我被秒杀了)!
不短一点也不短!喜欢💖💖💖
秀莲嘛⋯⋯这称呼是有一次我们玩游戏我忘记改昵称然后系统自动生成的名字(x)

田园犬:

生日快乐  @废柴组   生日快乐。


柴是我的朋友,写文小伙伴,以后再继续一起加油,在国外辛苦打拼也要加油。






    青峰踏进这家饭店,鼎沸的人声扑面而来。门外框嵌着漫天夕烧,他背对着打着不合时宜的呵欠。过生日的桃井订好的圆桌是在靠西面,她正朝四处张望的青峰急急招手。




    他们给迟到的人留出了两个空缺,挨坐着关西腔男人或者挨坐星座狂人。比起冷场冷到只剩高尾来回暖,青峰宁愿选被一肚子坏水的前辈调侃得热烈。他拉开今吉身旁的空席,刚坐下就被他笑眯眯地关照,一如意料之中,「哦呀青峰君,来这么晚却没带上你那个规培生啊?」




    「你脑子进水了吗,他跟我什么关系。」今吉帮他把没摆正的碗筷撂过来,青峰却照旧懒得瞧他正眼, 整块后背都贴上靠椅, 「我才带他一星期,完全不熟好吧。」




    「你这话说的,绝情得我都要替他哭了哦。多学着点嘛,想想当初原泽前辈是怎么带你的,你把他带来我们的饭局,熟起来不就是一顿饭的事。」习以为常的今吉倒是不发火,不如说切开来越黑的人皮囊上就越是一团和气,「我倒还蛮想认识他的。」




    「啰啰嗦嗦烦死人了,自己去搭讪啊,那家伙只是脸长得有欺骗性,其实好搭话得很。」木筷和碗碟都消毒好被包裹起来,要先从胶纸里刷出木筷,再一个调头往碗碟表面戳洞。沸着热泡的锅底让青峰往额头挂上了有点不满意的表情,「我说,好歹等我来了再开煮吧,五月你也别仗着今天是主角,就只顾节食全点些素的。」他转头喊了一嗓子,「服务员,这边加菜!」




    「真是的,让大家都等你你倒还理直气壮呢…」桃井见惯了他这副我行我素,但每次仍都被他气得气血难平。索性不去看正对面点了几大盘肉还能无精打采的那张脸,只顾往碗里倒醋,埋头和着酱料用筷子一圈一圈地匀。




    身旁的樱井小幅揉搓着鼻尖,视线扫过长期坐绿间左侧承受左撇子撞肘烦恼还乐呵呵的高尾,佩服之情顿生。怕是待会儿桃井还会需要,樱井冲不远处待命的服务员招了招手,吩咐拿醋。




    现充总是不经意并且轻易就能让周围的人怒火中烧,高举火把,但从校友一路闪至同事阶段的现充却只会让人浑身无力。今吉这会儿那颗话唠的心再次被对桌的闪光来源给撩拨了,单手支住了下巴,「青峰君你有没有觉得,看到绿间和高尾两个,就会突然明白了那种单身汉想要一个女朋友的心情。青峰君你条件这么好,还是抓紧青春的尾巴比较对哦。」




    「什么啊,说得好像你不是单身汉似的,今吉前辈。」将声音混着肉食一同嚼住,青峰用前辈两个字道出今吉比自己更大龄未婚的事实。




    被难得巧舌一回的青峰堵回来,今吉推了推眼镜埋头识趣地夹菜。




    这时青峰裤袋里的手机发出了一阵阵震动,他撇着眉用左手摸出接起来。离得近的今吉刚听清听筒里一声语带急迫的「小青峰」,青峰就皱眉加深撂下筷子站起来,走到清净的饭店门外去接了。




    谁会用这样的昵称来喊青峰啊,女…男朋友哦?虽然没听他提起任何恋爱方面的事,不过按照青峰的性格,就算有了恋人也懒得跟大家公布的吧……边胡猜边继续嚼食,今吉没一阵就等到了青峰回归。他却没坐下来,就着站姿把手机攥在手里对大家说,「黄濑…就是我带的那个规培生,现在遇到了急事。有人把胸片和病历编号弄乱了,他一个人还原不了。我现在得回医院,这顿饭是吃不完了,抱歉啊五月,下次我买个礼物赔给你。」说完他冲桌边的人挨个环视一圈,算是打过招呼,顶着张神色匆匆的脸转身就迈开走。




    「第一次带后辈的阿大还真是上心呢…很难得哦,他居然说要买礼物赔给我。」桃井的目光从接近昏暗的门口收回,脸上生闷气的表情顿时一扫而空,「明明刚进门的时候还是一副快睡着的脸。」




    「青峰君就是那个样子吧,整日打着呵欠嘛,一谈起工作呢,架势就完全不一样了。」高尾把话头接了过来,手上不忘给绿间夹他爱吃的菜色,「说起来,他的那个规培生,上次和小真在食堂吃午饭的时候还遇上了,就听见那学弟喊青峰君一口一个『小青峰』,又是金发,当时真是比外面的太阳还闪。而且我看青峰君也没有表现出膈应的样子,人家怎么喊他就怎么应哦。」




    今吉笑眯眯地接上话,「那看起来可真不像是『完全不熟』的关系了。」






    这个点医院正厅的扶梯已经都断了电,剩偏厅垂直电梯还能搭。上到胸外科所在的三楼,沿路看见几乎所有的办公室都是房门紧闭,直到他坐班的那一格从门缝底下漏出了白光。




    转动门把走进去,青峰就打开了不同资料夹着胸片满满铺陈着地板的情景,仍身穿白大衣的青年跪坐在墙边,身旁的移动支架叠放着已还原的部分。那头金发朝进门的人仰起来,满脸快哭的表情很像是玩拼图玩不下去的小鬼急需外援。




    「小青峰你终于来了!我知道今天你朋友生日不该去打搅你,可是我一个人做的话,今晚可能就要睡在这里了!」




    青峰那股因有人搞出这样的麻烦而产生的怒气顿时转换为了一阵不带贬义的好笑,他反手关门,绕开满地的文件来到黄濑身边。他也蹲了下来,盯着他正要说出什么来抒发委屈的脸没忍住一个抬手摸了上去,「你一个人弄了多久了?」




    「下午你下班过后没一会儿我就发现了,从那个时候一直到现在吧。」黄濑手头正攥着一份漆黑的胸片,他把头转过来看着青峰说,「都乱得一塌糊涂,就像是喝醉酒了乱摆的一样。有的胸片从纸袋里被拿了出来,就那么随意夹在病历里,我怕自己把病情搞错了,弄得和胸片表现对不上号,所以才必须你来确定一下。」




    青峰收回头发里的手,又把头发的主人手上那份接了过去。他看了几眼说,「就这种程度的话,凭你自己的水平足够判断了。不过,谨慎一点是好事。」他把蹲下的姿态改动为盘腿坐,眼神在满地的白纸资料上扫瞄起来,「知道是谁做的吗?」




    黄濑摇了摇头,又怕青峰的余光没看见,也像他那样盘腿坐起来,伸着一个懒腰说,「平时,负责派送和整理的都是我们这些规培生,除我之外还有好几个。在我们胸外科,小青峰你也知道,除了你是负责带我,另两个都在原泽教授那里呢。我打算明天去问他俩一下,这种事还是得给点提醒,不然我怕下一次还会出事。」




    「你就别去了,我直接当着原泽的面去问。你去的话,他们说不定会不认账。」专注于分辨的男人仍然没拿正脸看人,只是声线稳重地陈述着,给人一种潜移默化的可靠。黄濑正偷瞄着,见他好像突然想到了什么,转过脸用那股没收起来的认真说,「对了黄濑,这么说你还没有吃晚饭了?」




    「小青峰应该也没有吧,我刚刚打给你的时候听见是在饭馆里…」差点被抓包的人小幅攥紧了白大衣的下摆,「要不,待会儿整理完这些后我就请你吃饭怎么样,就当做打扰你聚会的赔罪啦。」




    青峰定住看了过来,身为前辈的严肃气势在眼神里凝滞起来,但他很快舒展了五官,就把刚才的棱角分明柔化成敦厚,「你还在规培,请我吃路边摊啊?」收到黄濑点点头的反应他满脸的笑意却顿时收了回去,「自己是学医的,不知道那些东西都很脏吗。」




    黄濑撅起了嘴,「小青峰可别小瞧路边摊啊!那可是饮食文化中非常浩大的一团……这附近就有一家手艺挺不错,位置和碗筷都比较干净,主营是田螺和小龙虾。我这一星期好几天都是八点过了才离院,跟那家的老板都快混熟了。」心头默念着上次他说过他喜欢吃小龙虾小龙虾,黄濑再接再厉地邀请着,「小青峰就答应我呗,你不让请我心里过意不去。」




    「好吧,看在小龙虾的份上,我们就去你说的那里。」见他因邀请有了回应而笑逐颜开的样子青峰又想摸上去了,看了看捞过胸片的手还是作罢。






    把手上最后一份塞入移动支架,揉起后颈的青峰瞥见了窗外完全黑下来的天色。收回视线,被黄濑身上整洁的白大衣撞进眼底。后背的地方有点皱,青峰帮他拍了拍,「你先去换衣服吧,我把这些推去放。之后我会去一趟车库,要是你比我快就在医院门口等,明白了吗。」




    「噢……」黄濑反着手去摸了自己的背,垂向膝盖的眼神忽然明眸皓齿地看过来,「啊小青峰!你是不是要把你上班骑的那辆机车开出来?」




    有点不适应那张突然熠熠生辉的脸,青峰挠了挠脸说,「是啊。你还知道我是骑机车上班啊。」




    「我看到过嘛,因为我是搭乘公交,下站的时候刚好看到你从面前开过去。」黄濑用那种见到偶像的歌迷表情继续说,「海蓝色的,特别帅。」




    他说特别帅,也不知是在说车还是人。前面加上的颜色形容让青峰第一反应是说车,可他把明亮抛过来的眼神却又给青峰增加了错觉。




    其实,说人也是说得通的吧。人也是那个主打色。




    他的手在鼻翼上摸了过去,然后站起来说,「行吧那就这样,我先去归还了。」






    车子的速度快起来,发出轰隆的噪音,风从耳边掠过去,带起呼呼的声音。他们被吵着行了一截路,又不时经过马路上形形色色的声音。夜色中的招牌光怪陆离,映着人影真实却不同来路,男人嘬着烟蒂蹲下看路,女人疲惫的脸被浓妆掩盖。




    青峰一向不爱戴头盔,这次他也把那个蓝色的东西罩在了黄濑的金发上,隔夏季的布料靠贴在他肩头颤动。手臂从短袖下光裸地露出来,用着刚才上车时溢于言表的兴奋把他团团搂住。他在呼吸的胸廓扩张中感受到黄濑的呼吸,后背与前胸相贴又分开。




    原来后边坐个人是这种感觉。青峰这么想。招牌发出彩光明明灭灭打中他把持方向盘的手臂,他载着黄濑一一穿过。




    到一处时黄濑摸到前面的手扯了扯他肚子上的布料,这是上车前约好的目的地到达的意思。轰鸣和呼啸在青峰一个利落的刹车之后戛然而止,他用单脚踩住地,等待考拉般抱住自己的黄濑先一步下去。




    黄濑跨上路边后把头盔脱给青峰,走进身后那家大排档安排着座位和菜色。他找一张空席坐下来,笑意温和冲还在机车上的青峰招手。




    他一个人坐在那张桌旁,周围都是三五成群黑压压的食客。夜色混着喧闹吞没进去,只有黄濑的金发和白皙的脸凸显着真实。好像他与周围的人群是格格不入的,不属于这儿甚至不属于当下,好像他从时间里逃逸了,让青峰隔着无论何时的时间都能历历在目地想起来。但他只要坐在视线里,当下就是属于他的,这儿暂时没有什么比他笑起来的脸更耀眼了。




    青峰锁好车跨下去,朝着那张好像在发光的桌子坐过去。普通的木方桌,裂纹间有油污浸染的过去,倒插的木筷连着木筒却清洗得干干净净,隔桌飘来的香味加深了本就晚点的饥饿。黄濑开始担起了过往食客的角色,向他介绍着这家排档的有口皆碑,说着又过渡到自己是被哪些繁琐的工作绊住了脚才下不了班从而发现了这儿。青峰把长手长脚蜷在矮凳上听得有一搭没一搭,不一会儿热腾腾的铝锅就被端上来,被服务员用兜里的打火机再次淬取。




    筷子动过一阵青峰正奇怪黄濑怎么不问他口味怎么样,黄濑含笑的声音就来了,「看到小青峰动嘴的样子就知道了,果然我的推荐没有错。」




    青峰板起脸说,「我只是觉得饿而已。路边摊只此一次,下次你也不准吃这些东西了,被我看到就给你的评估上扣分。」说完觉得语气太像绿间,他摸上手指去确认了鼻梁的确没有突然就戴上哪一副眼镜。




    黄濑也发现了这点,他把端累的碗轻搁在桌沿,「刚才的小青峰是不是有一点像绿间医生,特别是说『只是』和『而已』那句的时候。」




    「鬼知道,专心吃你的。」青峰把眼神专注在锅里,没有拿正眼瞧他,「不然小心被我全部抢掉。」




    「我吃的也不少啦,而且还比你文雅。」黄濑指了指他堆进瓷盘的小龙虾壳,「说起来,小青峰你来胸外科的理由真的是有胸这个字吗?她们哦,在跟科室里的护士前辈见习的时候有听她们聊过。」




    手僵的青峰眼见着一只红通通的小龙虾从筷子上掉回了锅里。他把熏到热气的手伸回来说,「怎么可能。…你用胸想也知道不是那回事。」他暂停了一下看着黄濑把锅里的小龙虾往自己这边拨了拨,继续说着,「我当时就像你现在,规培的时候被分到了胸外科,在原泽手下学习。三年时间结束后医院把我留下任用了,原泽就说希望我能继续跟着他工作。」




    「哎,原来是这样的吗,居然真的不是胸的原因,她们都信誓旦旦跟我说,青峰医生是个巨乳控呢,一直没交女朋友就是因为你一直没遇到乳量中意的。」黄濑把碗再次捧了起来,眼睛和筷子同时落向了锅里,「小青峰会因为原泽教授留在胸外科,那我说不定也很有可能因为小青峰而留下来工作呢。」




    「三年的时间结束后,小青峰会不会也那样挽留我呢?」




    青峰将视线从黄濑的脸上撤走,又把剩余的小龙虾往对桌的方向拨回去,「说不准,看你表现了。」






    吃完饭青峰打算送黄濑回家。这一次黄濑没戴头盔,呼吸的气流落在风里,擦过青峰的鬓角。黄濑的金发扫到骑车人的耳后,搂住腰的手还是像刚才搭乘时那样紧梆梆不遗余力。




    当你用随便什么交通工具载着另一个人的时候,偶尔会感觉到——像现在,你似乎永远不想停下来这个能载着他四处奔波的行为。他在这辆工具上的时间是由你掌控的。只要你别踩刹车停下来,他就永远离不开你身旁,困在你的时间里,一直走如同就能走到永远。




   胸前不轻不重的一抓把青峰的永远打破了。他靠边狠踩了刹车,单脚支住地面为黄濑下车提供支撑。黄濑的左腿从座位上翻越过去,没一阵就从坐在身后变成了站在青峰和机车的侧边。




    「谢谢小青峰今天送我回来。」黄濑露着笑意,不远处的灯光飘进他眼睛,像照出一株温暖的早春植物。青峰正想说点什么场面话,黄濑却忽然在他面前俯着头,小心翼翼亲到了脸。「这是谢礼。」他匆忙直起身,一个转身就要离开,青峰眼疾手快地攥住了那只手腕,在他棕色皮肤的映衬下显得尤为白皙,视线上移后却看见一片不敢转过来的耳根,红通通像刚才剥进瓷盘的小龙虾壳。




    青峰语带不满,「黄濑,要说的话我可是用机车载了你两回吧,吃饭前和后各一次。」那半张红热的脸转过来错愕地看他,他挑起一边的眉毛,「而且,只亲脸算什么谢礼。」




    黄濑的脸垂下,整个人又翻回到正面,抬起来,像一只后脖子的毛快炸开的猫。他说,「接吻的话,就算是开始交往了哦。」




    青峰扯着他手腕把他扯得一个趔趄,右手揽过那颗金灿灿的头,往自己嘴边按了下来。




 


end.




有点短小,而且还不是帅气的临危不乱的青峰医生和黄濑医生,因为太专业我这个还没进医院实习过的医学生实在写不出……要是工作以后我还在写青黄,我希望能写一个发生在医院的长篇。


今天是秀莲的生日,大家都来祝贺她吧!虽然我至今不明白为什么大家都叫她秀莲?


十天后阿大生贺再与大家相见!(本周六十分不知道有没有闲余写了)




-感谢阅读-

评论

热度(172)